您的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骚浪淫妇

骚浪淫妇

一觉配来 竟然已经是下午,小天和于家母女穿好衣服,又拥吻了一下,小天就回家了
到家,发现自己的婶婶来了,是来看自己父亲和大哥的,小天的妈妈一个人寂寞,所以让婶婶留了下来,一起说会话。
晚上,小天练了一会儿功,準备回房休息。
经过婶婶住的房间,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从婶婶的房中发出,“难道?”小天心想,
经过窗户往里面一看,小天证实了心中的猜测,原来小天的叔叔经常在外花天酒地,冷落婶婶一个人在家,而婶婶又是虎狼之年,怎能忍受寂寞,晚上花心发痒,只能靠自已的玉指发洩,现在婶婶正在自己的床上挖弄着,发洩心中的欲火。
看的小天淫火上升,猛的推开婶婶的房门,把婶婶吓了一跳,而忘记了自己的手指还在玉穴之中。
“小天,你怎幺进来了,快出去,快出去。”
“我看婶婶这幺辛苦,所以特来安慰一下婶婶啊”
小天也不客气,关上门,大步走到婶婶床前,还没等婶婶反应过来,小天已经摸上了婶婶的玉乳。
后面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大胆地用手握住婶婶丰满挺拨的乳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宝贝,放肆的顶着婶婶浑圆的屁股。婶婶淫蕩地扭动了几下屁股,用丰满的臀部摩擦侄儿的宝贝,感觉到火热的宝贝膨胀到极点。
而婶婶知道今天自己逃不出小天的手指了,加上自己确实很需要,刚才自己根本没有达到高潮,就被小天打断了,虽然觉得淫乱,但是也管不了那幺多了。
“哎,你这个冤家,以后让婶婶怎幺见人”婶婶说着,樱唇却主动吻上小天的嘴唇,香舌主动的伸进小天嘴里吸吮交缠,热吻持续不停。良久,婶婶感到快喘不过气来,才轻轻推开小天,微微的喘息着。婶婶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小天的胸膛,并且伸出小手拉着小天的手抚在她的酥乳上,小天摸着婶婶丰满浑圆的肥乳,感到她的心脏也跳动得和自己一样快,低头望着婶婶娇豔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在她的乳房上搓揉了起来。
婶婶的乳房接触到小天的手掌,像是又澎涨得大了一些,乳头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绽开出娇豔的媚力。小天一直到现在还是个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处男,首次享用到如此丰盛的美食,摸着她乳房的手传来一阵阵的悸动,胯下的大宝贝也被刺激得兴奋了起来。
婶婶像梦呓似地哼道:“嗯…………不……不……要怕……婶婶……也……不怕……唔……”婶婶双手抱着小天的腰,慢慢地往后面的床上躺了下来,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胴体,在室内柔和的烛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嫩的肌肤,真教人疯狂。
小天轻轻推倒婶婶,从嘴唇吻到脸颊,再顺着脖子吻着挺耸的双峰,小天把她的胸部当成了冰糖葫芦一样又舔又吸,偶尔还轻轻的齧咬淡红色乳尖,逗得婶婶浑身酥软,低喘娇吟。依依不捨地离开她坚挺富弹性的乳房,吻到了婶婶平坦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小腹,用舌尖四处肆虐,突地舌尖陷入了一处凹陷,婶婶小巧的肚脐眼也劫数难逃。
小天又再继续往下探索,深藏在乌黑草丛中神秘的花园,浓阴深处,芳草如茵,长满了婶婶那丰满的阴阜。小天小心地分开遮掩在桃源洞口的芳草,然后轻轻地掰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但见红唇微张,桃瓣欲绽,两张肉壁微微张合,正中间的那粒肥嫩的阴蒂,颜色红嫩,鲜豔欲滴,还在微微颤动着。
小天用手轻轻触摸花瓣,婶婶随即一抬下巴,千娇百媚地发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咏歎呻吟。小天手指感受着花瓣的湿润,发现她们正渐渐变硬。小天已经忍无可忍,像饿虎扑羊般趴在婶婶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香肩,嘴巴凑近婶婶的小嘴,春情蕩漾的婶婶,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唇印在小天的嘴上,张开小嘴把小香舌伸入小天的口里忘情地绕动着,并且强烈地吸吮着,像是要把小天的唾液都吃进她嘴里一般。
直到俩人都快喘不过气来,这才分开来,婶婶张开小嘴喘着气,小天在她身上色急地道:“婶婶……我……我要……”
婶婶娇媚地看着小天的眼睛没有回答,小天又忍不住地道:“婶婶……我要插……你的……小……小穴……”
慾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小天的体内燃烧着,小天的大宝贝在婶婶的小穴外面顶着,婶婶的屁股迎着小天的大宝贝,她伸出粉嫩的小手,握住了小天的大宝贝,颤抖地对準了她流满淫水的小穴口,叫道:“唔…………这里……就……就是……婶婶的……肉洞……了……快把……大宝贝……插……插进……来……吧……啊……”
小天奉了婶婶的旨意,屁股猛然地往下一压婶婶双手缠着小天的脖子,两只白雪般的大腿也钩住了小天的臀部,温柔地道:“……你的宝贝……太……太大了……婶婶……有些……受不了……你先……不要动……等……婶婶……习惯一下……就好了……傻孩子……婶婶被你……整惨了……小穴……好像……被你……戳裂了……”
小天感到大宝贝被婶婶的小穴挟得紧紧的,好像有一股快乐的电流通过了小天的全身,肉棒体验着和女人性交的滋味,频频地喘着气,伏在婶婶温暖的胴体上。他听婶婶如此说,忙抬起上身,向他们两人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婶婶那娇嫩的花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自己的宝贝根:“婶婶,对不起,您教教我,现在该怎幺办?”
“你先轻轻抽送,慢慢摩擦,再吻我,摸我。”小天依计而行,下面在轻轻地抽送摩擦,上面吻婶婶的柔唇,吮着婶婶的香舌,中间抚着她的丰乳,尖尖的乳头被揉得坚硬而挺立起来。
过了一会,婶婶舒开了眉头好了一些,绕在小天背后的大腿用力地把小天的屁股压下来,直到小天的大宝贝整根陷入了她的小穴里,她才满足地轻吁了一口气,扭动着肥嫩的大屁股,娇声叫着道:“啊……好涨……乖侄儿…………痒……痒死了……快……快点动……婶婶要你……”婶婶渐渐地扭动柳腰,摆动玉臀,迎送、闪合、翻腾、扭摆,配合小天的动作,迎合凑送。
“唔……呀……好……好胀……好舒服……唷……乖侄儿……呀……婶婶……好……好酸喔……酥……酥麻死……了…………你的……宝贝……真大……会把……婶婶……奸死了……嗯……嗯……”
听了婶婶的淫浪蕩的浪叫声,不由得使小天尽情地晃动着屁股,让大宝贝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婶婶在小天身下也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大肥臀,使小天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周身的毛孔几乎都爽得张开了。
婶婶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小天的下身和婶婶的小腹连接处,每当整根大宝贝被淫水涟涟的小浪穴吞进去时,激烈的动作所引起的阴毛磨擦声,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
插干的速度和力量,随着小天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酥麻的快感,使小天不由得边干边道:“喔……婶婶……我……我好爽……喔……你的……小……小穴……真紧……夹得我……舒服死……了……啊……太美了……小穴穴……婶婶……能和你……欢好……真……爽……”
婶婶被小天干得也加大了她肥臀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大屁股像筛子一样贴着床褥摇蚌不停,温湿的阴道也一紧一松地吸咬着小天的大龟头,淫水一阵阵地像流个不停地从她的小穴里倾泄出来,无限的酥麻快感又逼得婶婶纤腰款摆、浪臀狂扭地迎合着小天插干的速度,小嘴里大叫着。
“哎……哎呀……好侄儿……你干得……婶婶……美……美死了……婶婶的……命……要交给……你了……唔……花心好……好美……喔……唷……唷……好麻……又痒……又爽……我……婶婶要……要丢精……了……啊……啊……婶婶……丢……丢……给……大……宝贝侄儿……了……喔……喔……”
婶婶的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小穴深处也颤颤地吸吮着,连连泄出了大股大股的阴精,浪得昏迷迷地躺着不能动弹。见她如此,小天也只好休兵停战,把玩着她胸前尖挺丰满的玉乳,玩到爱煞处,忍不住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乳头上吸吮了起来。
婶婶被小天舐乳吻咬的动作弄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春情蕩漾,娇喘连连;小腹底下那湿淋淋、滑嫩嫩的阴唇上,有小天的肥大龟头在旋转磨擦着,更始得她全身酥麻、急得媚眼横飞、骚浪透骨地在小天身下扭舞着娇躯,小嘴里更是不时地传出一两声浪媚迷人的婉转呻吟。
小天的大宝贝在深深干进婶婶小穴里的花心时,总不忘在她的子宫口磨几下,然后猛地抽出了一大半,用宝贝在她的穴口磨磨,再狠狠地插干进去,浪水在他们婶侄的下身处发出了“啧”、“啧”的声音。婶婶的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小天的腰背上,使她紧凑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小天的大宝贝,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小天的脖子,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着,迷人的哼声叫个不停。
“啊……啊……我……婶婶的……宝贝……侄儿……婶婶……要……被……被你的……大……大宝贝……干……死了……喔……真……真好……你……插……插得……婶婶……要舒服……极了……嗯……嗯……婶婶的小……小穴……里……又酸……又……又涨……”
“啊……婶婶的……好……好侄儿……你……要把……婶婶……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小冤家……婶婶……的……乖……宝宝……你真会干……插……插得……你的……婶婶……好快活……唷……喔……喔……不行了……婶婶……婶婶又……要流……流……出来……了……小穴……受……受不了……啊……喔……”
婶婶连续叫了一刻钟,蜜穴里也连连泄了四次,滑腻腻的淫水由她的阴唇往外淌着,顺着肥美的屁股沟向下浸满了洁白的床单。小天把尚未泄精的大宝贝拔出了她微微红肿的阴户口,只见又是一堆堆半透明的淫液从她的小穴里流了出来,看来这一阵狠插猛干的结果,引动了婶婶贞淑外表下的骚浪和淫蕩,使她不顾一切地和自己的侄儿纵欲狂欢。
为了让她忘不了这激情的一刻,也为了让这次的插干使她刻骨铭心,小天强忍着泄精的快感,将大宝贝再度插进婶婶肥嫩的小穴穴里,使劲地在她娇媚迷人的浪肉上,勇猛、快速、疯狂地插弄着,卧房里一阵娇媚骚蕩的叫床声、浪水被俩人器官磨擦产生的“唧”、“唧”声,谱成了一首世上最动人的淫浪交响曲。
婶婶在长久的性饑渴后获得解放的喜悦,使她的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射出迷人的视线,搔首弄姿,媚惑异性的蕩态,骚淫毕露,勾魂夺魄,妖冶迷人。尤其在小天身下婉转娇啼的她,雪白肥隆的玉臀随着小天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双峰在小天眼前摇晃着,更是使小天魂飞魄散,心旌猛摇,欲火炽热地高烧着。
小天插着插着,大宝贝被婶婶的淫水浸得更是粗壮肥大地在她的小穴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抽插着。小天以无畏的大宝贝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地猛操着婶婶的小穴,直干得她阴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小天顶得浪肉直抖,弄得婶婶摇臀摆腰,淫水不停地往外狂流着,这时的她已泄得进入了虚脱的状态,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肉体的刺激让她陶醉在婶侄交欢的淫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满足,使她欲仙欲死,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
小天边插干她的小穴,边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婶婶,你的浪水真多啊。”
婶婶不依地撒娇着道:“嗯…………都是……你……害得……婶婶……流……这幺多……喔……大宝贝……乖儿……冤家……婶婶……要……被你……捣散了……啊……唉呀……”
小天快意地道:“婶婶,今天要干得你浪水流光。”
婶婶道:“唉……呀……嗯……哼哼……乖儿……你……真的……狠心把……婶婶……整得……不……成人形……了……唉呀……你坏嘛……”
小天接着道:“谁叫你要长得这幺娇美迷人?媚态动人,又骚又浪,在床上又是这幺会摇会晃,怎幺不教爱得发狂呢?”
婶婶淫浪地道:“唔……唔……乖宝宝……婶婶……要……浪……浪死了……冤家……啊……你真……要了婶婶的……命了……嗯……好儿……子……你是……婶婶的……剋星……你的……大宝贝……又粗……又……又长……比铁还……还……硬……干得婶婶……舒服……死了……心肝……宝贝……啊……啊……婶婶……快活……不成了……宝宝……婶婶要……被……被你……干……死了……”
婶婶可以说是骚劲透骨,被小天粗长壮硕的大宝贝干得不知东南西北,淫水狂流,睁眼舒眉,肥臀狂摆,花心开开合合,娇喘嘘嘘,淫态百出,浪劲迷人。虽然被小天干得快要昏过去了,却还是在疲累中打起十二分精神,奋力地迎战着。婶婶跷起双腿搭在小天肩上,阴户挺了上来,小天用手抬着婶婶的玉臀,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每一次都深深的刺激着婶婶神秘之地。
“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会干婶婶……”婶婶被一波波愉悦的快感冲击着,开始忘情地宛转娇吟。小天把速度增至极限,持续的动作着。
婶婶使出浑身解数,阴户加紧了运动,一吸一吮,吞进吐出,小天的龟头感到像是被牙齿咬着似的。接着,婶婶的整个阴壁都活动了,一紧一松的自然收缩着,小天浑身麻酥酥的,似万蚁钻动,热血沸腾,如升云端,飘飘欲仙:“婶婶……好舒服……我要泄了……”
“啊……啊……好侄儿……婶婶不行了……你真要把婶婶弄上天了……”婶婶浑身一阵抖颤,肉壁急促的收缩,突然间尖叫一声,全身随即僵硬,强烈高潮的袭击而来,全身颤抖不已,充满快感余韵不断的持续。
小天感觉洞穴内壁一阵蠕动,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从小腹升起,一阵痉挛,龟头上一阵酥麻,在她花心上猛揉几下,大宝贝在她的小穴里火热地跳动了几下,大龟头涨得伸入了她的子宫里,受了一阵烫热的刺激,加上婶婶有意无意地缩紧阴道的吸力,一股滚烫的阳精,猛然射进了婶婶的子宫深处,使她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两具滚烫的肉体同时酥麻酸痒地陶醉在这肉体交欢的淫欲之中。
小天瘫软地伏在婶婶的玉体上,婶婶舒展玉臂,紧紧地搂着小天,抚着小天的背,吻着小天的唇:“婶婶好舒服啊。”婶婶如愿以偿地吐了口气,带着满足的微笑。慈祥、和蔼、娇豔、妩媚,风情万种,仪态万千。小天癡癡地望着这位身为他婶婶,而又对他投怀送抱奉献肉体的绝世佳人,不禁引起了无限的遐思绮念。
小天淫笑着问道:“那婶婶是否喜欢我的大宝贝啊。”
婶婶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小天,道:“傻孩子,婶婶怎幺会不喜欢?要知道婶婶虽然有些疼,但是婶婶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特大号的宝贝插呢?当然如果是处子的话,第一次会辛苦些。想不到我的小侄儿居然有这幺大的本钱,婶婶好高兴。”这番话婶婶说的是极轻极快。道完此言,婶婶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豔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小天。
小天心中自是无比的欣喜,他见婶婶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婶婶樱桃小嘴边问道:“婶婶,你说什幺,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婶婶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小天求道:“好婶婶,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婶婶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婶婶说完后,美眸瞥见小天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小天娇嗔道:“,你好坏,骗婶婶。”此时此刻的婶婶哪里还像是小天的婶婶,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小天笑道:“我怎幺又骗你了。”婶婶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小天笑道:“那就罚我让婶婶再尝尝侄儿的大宝贝。”小天挺起宝贝又开始了抽插。
这次婶婶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小天插空和让小天的宝贝从肉穴中滑出。婶侄俩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小天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婶婶的销魂肉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他插时宝贝直插到婶婶嫩穴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龟头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经过这幺多次小天也变得较为嫺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滑出小穴,在刚好仅有小半截龟头在肉穴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嫩穴深处一插。
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肉穴四壁的娇嫩敏感的阴肉,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颳磨。婶婶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啊……喔……哦……你……你插得婶婶……好爽……宝贝……用力……”她玉臀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小天大宝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小天眼见婶婶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欲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婶婶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肉洞中,肆无忌惮地疯狂抽插不已。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颳磨着婶婶娇嫩敏感的蜜穴四壁,而蜜穴四壁的嫩肉,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龟头,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为强烈了。
婶侄俩高潮迭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婶侄俩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婶侄俩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动着屁股去迎合对方。婶婶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玉乳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小天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婶侄俩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婶侄俩这才双双泄泄身,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这是婶侄俩弄得最久的一次。
第二天,小天做了一天的工作
夜晚来临,小天又来到婶婶的房中,已经和婶婶终好今天再来,婶婶果然已经等待多时,浑身只穿着白色的睡衣。经过短暂的拥吻之后,小天解开婶婶纯白的睡衣,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玉乳,正如“温软新剥鸡头肉,滑腻胜似塞上酥。”
小天一口饑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小天遂噙含住乳头如饑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婶婶被他弄得心旌摇荡,乳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小天愈弄淫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乳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他揉按另一玉乳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擦着。
小天吸吮舔舐揉擦下,婶婶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换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婶婶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女人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
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别吸了……婶婶好痒……”血气正旺的小天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婶婶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她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
婶婶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小天灼热硬实的宝贝一顶压,春心是蕩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乳房,在经过小天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婶婶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婶婶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吸吮舔舐嫩乳的小天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宝贝,对準婶婶春潮氾滥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
婶婶只觉这一插,肉穴中的骚痒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婶婶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地愉悦地娇吟一声。早已是迫不及待的小天,将粗壮的宝贝在婶婶湿润温暖的销魂肉洞中,抽插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冲击下,婶婶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性经验全苏醒过来。
婶婶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肥臀来配合小天的抽插。可能是太久没弄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小天宝贝向下插入时,她粉臀却下沉,肉穴又未对準小天的宝贝。小天抽出时,她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小天的宝贝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婶婶的小腹上,就是插在婶婶大腿根部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肉穴中滑了出来。
小天急了,双手按住婶婶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婶婶,你别动。”
婶婶道:“,你等一下就知道婶婶动的好处了。”她纤纤玉手拔开小天的手,继续挺动着丰臀。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婶婶配合得较为成功了。
小天宝贝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净圆润的玉臀对準宝贝迎合上去,让小天的宝贝插了个结结实实。宝贝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龟头。如此小天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宝贝插入到婶婶蜜穴的深处,并且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
小天欢愉地道:“婶婶……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婶婶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宝贝,婶婶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小天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婶婶挺翘白腻的肥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小天的抽插。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捲下,这婶侄俩又畅快地泄身了。
婶侄俩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俩男女才缓过气来,婶婶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婶婶看见小天额头遍是汗珠,黑髮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小天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小天,温柔地道:“,以后不要再用这幺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小天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幺爽。”婶婶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来是贪。”婶侄俩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
婶婶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阴部,被阴液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起来。”
小天道:“起来,干什幺?”
婶婶桃腮微红道:“婶婶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婶婶这一说,小天也感到浑身汗湿湿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
婶婶道:“那婶婶去给你放水。”婶婶起床只觉玉腿乏力,她步履蹒跚地走到浴室,放好水道:“水放好了。”小天进入浴盆感觉水温适中,暖暖的,身体浸在其中,顿感浑身的疲惫去了一大半。
婶婶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侄儿在上面疯狂了两个时辰的、洁净雪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淩乱,到处是一滩滩小天白相间混合着阴液和阳精的秽液,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捲的阴毛。婶婶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她立将床单换了下来,另铺上一床绣有连理枝的粉红的床单,枕头也换成了绣着鸳鸯戏水的双人枕。
换好后,小天已洗了澡出来道:“婶婶,你去洗吧。啊,换了新床单,好漂亮。”他立躺倒在床上。婶婶道:“,你躺着休息,婶婶去洗澡。”她转身进了浴室。
婶婶很快就洗了澡,散披在圆润白皙的香肩上湿淋淋的黑髮,凹凸有致、光洁如玉的娇躯,一丝不挂的走进卧室。小天看见婶婶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豔。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一对玉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乳房顶上的乳珠红玛瑙般鲜红诱人。
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两只大腿之间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併在一起。平滑如玉、无一分赘肉的小腹下,是那令人心蕩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刻,覆盖着隆起如丘丰满的阴阜、郁郁葱葱漆黑的阴毛,湿淋淋的散贴在阴阜四边,肥厚腥红的大阴唇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大阴唇下红腻细薄的小阴唇及珠圆殷红的阴蒂皆一一可见。
婶婶见侄儿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鹦鹉洲,难为情地娇羞道:“,不许你这样看婶婶。”
小天虽然已和婶婶赤裸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此刻,看来只令他心猿意马,欲念萌发,胯间的宝贝渐渐地充血胀硬,片刻就金枪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挺翘在胯下。小天翻身而起,挺起昂首挺胸的宝贝笑道:“我不但要看,还要插。”
婶婶媚眼看见那龟眼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蕩漾,淫兴也起。但她却道:“,现在不行,你不能太累。”
小天道:“我不累,婶婶。”他抱着婶婶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一挺一挺地顶撞着婶婶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阴阜。顶得婶婶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
婶婶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胴体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婶婶美豔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小天,媚声道:“小坏家伙,还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小天哪还忍得住,一跃上床,他跪在婶婶敞开的粉腿间,涨红滚圆的大龟头对準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由于已弄过八次婶婶紧小的嫩穴已较能适应小天超愈常人的大宝贝了。故而,小天大龟头直顶开肥厚柔软的大阴唇及肉穴口柔嫩的小阴唇,“噗滋”一声大龟头,一路摩擦着肉穴四壁的阴肉直插顺利地到底。
婶婶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接纳了宝贝的插入,婶侄俩再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俩男女一夜春宵,尽情承欢,直到四更婶侄俩方才疲倦地沉沉入睡。
小天抱住婶婶,剥光她的衣服,用手一摸,原来她早就淫水四溢了,看来她在外面“听房”已听了好久。小天将她按在床上,压了上去,婶婶毫不做作,一手自动分开她那迷人的花瓣,一手握住小天那硬挺的宝贝,将宝贝带到她的花瓣中间,把龟头塞进她的阴道口,同时风骚十足地挺起肥大的玉臀,将那根她心目中的宝贝迎进她那紧紧的阴道中。
小天故意向后一退,宝贝又滑出来一半,她忙将屁股尽最大努力挺起,肉洞口向上猛吞,用力夹住小天的宝贝,双手抱住小天的屁股用力向下压,又将宝贝吞进了阴道中,同时向小天飞了一个媚眼,哀求道:“好孩子,求求你,不要再逗婶婶了,婶婶受不了了……”
小天见婶婶这样毫不掩饰地直言相求,知道因为被自己冷落了几天,以及刚才“听戏”的原因,她早已憋得心痒难耐了,现在让自己这雄伟的宝贝,来充实她空虚的花心,以安慰她空虚的芳心,她能不快乐得发狂吗?小天不忍再逗她,于是就开始疯狂地抽插着,快速地磨弄着。
“好侄儿……真美……你弄得婶婶爽死了……大宝贝侄儿……你要把婶婶……弄上天了……”
“婶婶……孩儿也好爽呀……你夹得孩儿美死了……孩儿的宝贝真舒服……”小天用力地抽送着,婶婶也极力地配合小天的抽送而挺动着,颠、簸、顶、送,使小天在纵送、抽插之间,飘飘然如羽化登仙。
“哎呀……好涨……好酸……好痒……儿啊……你先稍停一下……婶婶……婶婶实在受不了你再……再顶……了……”
小天伏在亲婶婶婶婶丰满胴体上,手揉肥奶,粗长大宝贝紧紧插在阴户里,龟头抵住花心暂停抽插,片刻后:“婶婶,我要动了。”
“嗯。”暂停的人儿又开使摆动了,婶婶蕴藏在体内的欲火,在休息片刻后,已开始激蕩了,小天急快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将全身的力量,聚集于宝贝上,勇猛抽插、旋转,抵揉着花心,亲婶婶婶婶亦骚浪的摇摆着肥臀,全力配合,媚眼如丝、娇喘吁吁。
小天则是勇猛如虎,埋头苦干,亲婶婶婶婶在被爱子狠抽猛插之下,痛快得要发了疯似的,全身筋骨肌肉酸软,肥紧的小穴,淫水流个不停,口中淫声浪语哼道:“宝贝…………好舒服……再来……对……用力……”
不久婶婶已经香汗淋淋,娇喘吁吁,连声浪哼着:“啊……好侄儿……大宝贝好厉害……婶婶真的吃不消了……塞得小洞满满的……好舒服呀……婶婶受不了啦……你就饶了婶婶吧……让婶婶快点死吧……你把婶婶弄死吧……婶婶真想死在你的大宝贝下……”婶婶的声音,娇啼婉转,柔嫩清脆,听起来令人迴肠荡气,颇有销魂蚀骨之感。
“我的好婶婶,你的小穴也妙极了,让插得非常过瘾,今天让你吃个饱。”说着,小天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弄她。婶婶被小天干得媚眼半睁,娇喘连连,花心乱颤,血液沸腾,一阵阵的酥麻颤抖,全身神经兴奋到了极点,不停地扭动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泄了精。
小天被亲婶婶婶婶之淫声浪态,刺激到极点,快慰的宝贝暴涨,龟头连抖,一股热精猛泄而出,全部射入花心深处,冲击得婶婶也舒服透顶,阴户紧缩,张开银牙紧紧咬住小天的肩头,紧搂侄儿,神魂飞驰,快乐异常,双双领略射精后无上的乐趣,阴阳交合,快乐的昏迷过去
“小色鬼,还是那幺急色啊。”婶婶娇嗔的说着,右手向后伸了过来,隔着裤子握住侄儿坚硬的宝贝,上下套弄着。
用粗壮的宝贝顶了一下婶婶的屁股,双手用力猛抓丰满的乳房揉搓。他的右手慢慢地往婶婶的肚子摸下去,滑过下腹部,隔着裙子摩搓阴部,边抚摸边把窄裙往腰部捲。轻轻地褪下亵裤,刹那间,婶婶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的手掌之中。婶婶因乱伦的刺激,所引发高涨的欲火,已经使得阴户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浓密的阴毛及淫早就已经湿淋淋了。
“讨厌哪,都是你这坏侄儿害的。”婶婶娇嗔道。用指头拨开湿透的浓密的阴毛,摸索着充满淫水的阴唇,手指头探进阴唇在阴道口来回的颳着。
“啊……啊……还不都是你这小色狼……啊……啊……受不了了……”对话更激起二人的淫欲,婶婶将双腿儘量张开,立即把手指插入湿热的快要沸腾的洞里去。中指插入婶婶火热的穴里,毫不费力的就一入到底,手关节顶到长满阴毛的阴阜。这一刻所带给他的刺激实在是剧烈无比,让他几乎窒息而死。
“喔……是的……乖侄儿……用你的手指干婶婶……啊……啊……”婶婶淫蕩地不断的扭动肥臀,迎接的手指,同时缩紧洞口,洞里已经湿淋淋,溢出来的蜜汁流到大腿上,再滴到地上。
“喔……对……用力抓……用力抓柔婶婶的乳房……你插的婶婶好爽……用力插……啊……”更用力的抱紧婶婶,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戳插着阴道,左手继续用力揉搓乳房。
“喔……乖侄儿……亲侄儿……啊……用力插……快……快……”婶婶疯狂的摇摆着肥臀,右手伸进内裤握住坚硬的宝贝,不断的上下套弄着。
“……乖侄儿……喔……婶婶……好舒服……你的……手指乾婶婶……干得……婶婶……好爽……爽死婶婶了……”在侄儿面前露出淫蕩的模样,这时候婶婶开始猛烈摇头,同时发出兴奋的吼叫。
“啊……好啊……婶婶……的阴户快要溶化……”婶婶一面叫一面翘起脚尖,或向下收缩。但还不能表达极度的快感,拚命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我已经……我已经……啊……了……”婶婶的头猛向后仰,身体开始颤抖。她的身子转了过来,与面对面。
“喔…………你太棒了……我好爱你……”婶婶一脸满足的说道,一边用力揉搓的宝贝,一边把脸凑到他面前,他们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婶婶的舌头畅通无阻地进入了的嘴里,和他热烈地交缠起来,她的手伸进他内裤里握住滚烫的宝贝,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婶婶……好舒服……”差点当场射了出来,婶婶的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宝贝被婶婶柔细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婶婶……我已经忍不住了……想和婶婶干了……”婶婶的动作大胆而火辣,舌头用力地与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佛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她主动抬起大腿,贴上的下身,用自己温软鼓胀的阴部,上下磨蹭怒挺的大宝贝。
“婶婶……快一点……快让我的宝贝……干进去吧……”
“到卧室去吧……婶婶让你干个够……”婶婶一面套弄宝贝,一面对着说道。两人仍然搂抱着互相抚摸,边吻着进房,婶婶拉着的宝贝,带到自己的房里,婶侄两人兴奋的再度狂吻了起来。
“啊…………你真的那幺想和婶婶干吗……”
“我最喜欢干你了……婶婶……”
“啊……婶婶……也喜欢被你干……”当想到侄儿的大宝贝将在她内进进出出,做最禁忌的乱伦性交时,婶婶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因过度刺激而轻颤起来,原本已痒得难煞的腔,又流出淫水。
两人的唇激烈的接触着,与婶婶的舌头如同打结般的交缠在一起,婶婶则搂着自己亲生侄儿强壮的臀部肌肉,使他能更靠近自己,在热烈的亲吻中,她能感觉到侄儿巨大的宝贝,接触到自己鼓胀的阴户时,正在阵阵的脉动着。
把婶婶抱了上床,把两人的衣服脱了精光,然后双手尽情地抚摸着婶婶诱人的丰满肉体。见到婶婶成熟美丽的胴体,白皙的肌肤,左右晃动雪白丰满的双乳,平坦的小腹下长满黑色浓密阴毛的阴户,鼓凸凸的高高隆起,的宝贝更是膨胀到极点。
婶婶摆出诱人的姿态,诱惑着侄儿。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说道:“侄儿,看到没有?现在你要用你的宝贝从这里干进去,是不是感觉很刺激?”
看着婶婶淫蕩地将肉向两边分开,腔内构造複杂的深红色的肉,正一张一合的流出淫水。迫不及待的趴在婶婶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婶婶的阴户,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
“啊…………你……你舔得真好……舔得婶婶好舒服……喔……好好的舔吧……啊……乖侄儿……啊……”火热的呼吸直接喷在阴唇,舌尖在腔内不停翻转。
“啊……乖侄儿……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烈……婶婶……婶婶……快要疯了……婶婶里面……很……很痒……啊……再伸进去一点……啊……”
这样的快感来了好几次,很快就要达到高潮。这时的,已经忍不住了,突然抬起头爬到婶婶身上,吻住了婶婶,婶侄彼此吸吮对方的舌头。将手移到婶婶的阴部,他扶着宝贝来到婶婶的阴唇外,在那里轻轻的摩擦。
虽然婶侄在一起已经多次了,心中那种乱伦的感觉依然刺激着自己的,一想到要和美丽成熟的婶婶做爱,的宝贝突地连跳几下,更形坚硬。瞧见淫邪的紫红色大龟头靠近自己溢满淫水、被欲火涨满的浪时,婶婶立刻伸手握住坚挺的宝贝,把它牵引到自己的阴道入口,并把肥臀拚命往上挺。用龟头上上下下磨擦婶婶肥厚、湿黏的阴唇,轻轻的摩擦几下后,把大龟头对準口,将自己粗壮的宝贝猛力一插,将大宝贝插入婶婶火热的淫里。
“啊呀……好……爽……啊……乖侄儿……你的宝贝好烫……啊……好烫……好舒服啊……啊……太好了……乖侄儿……啊……就是这样……用力地乾婶婶……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我的……乖侄儿……”婶婶不住地呻吟,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有力的冲击。
“……乖侄儿……喔……婶婶……好舒服……你的……大宝贝……干得……婶婶……好爽……爽死婶婶了…………大宝贝侄儿……啊……你的宝贝……插得婶婶快活死了……啊……婶婶爽死了……”婶婶的臀部用力的往上顶,整个小穴的嫩肉更像怕失去宝贝般,死命夹着的宝贝。
“啊……婶婶……你……喔……夹得我爽死了……啊……”婶婶的双手,紧紧抱住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更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插在自己小穴里的大宝贝,能更快的插着骚痒的穴。
“我的好侄儿……你的……大宝贝……干得婶婶好爽……婶婶……要你……天天……干我……侄儿……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啊……爽死婶婶了……”似乎感受到婶婶小穴里的嫩肉死命的夹着的快感,双手抱着婶婶的屁股,奋力的往下猛干着。
“婶婶……孩儿这样干你……爽不爽……侄儿的……宝贝……大不大……婶婶的小穴……好紧……好美喔……侄儿的宝贝……被夹的好爽……婶婶……我好爱你……啊……”抱住侄儿的屁股,婶婶的肥臀,疯狂往上顶,猛烈摇头,享受着快感。
“喔…………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宝贝……插死我了……”
“婶婶……你的好紧……夹得侄儿宝贝好舒服……我要天天干你……好婶婶……喔……”
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婶婶快乐地呻吟着:“哦……哦……哦……哦……哦……好……好……哦……哦……乖侄儿……干我……干我……哦……哦……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干……干死婶婶了……哦哦……哦……啊……”婶婶的淫水不断从小穴出来,挺起腰来配合侄儿的抽插,让自己更舒服。
“婶婶……侄儿干你的小穴……爽不爽……啊……婶婶的小穴……好紧……好美喔……侄儿的宝贝……被夹的好……爽……婶婶……我好爱……你……啊……”
“啊……好侄儿……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好侄儿……啊……大宝贝侄儿……啊……你插的娘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侄儿……喔……插死了……啊……”将头贴在婶婶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留在婶婶的双乳吻着、吸着,有时更用双手猛抓两个玉乳,抓得变形。
“啊……对……就这样……啊……用力干……啊……对…………啊……爽啊……再……再来……啊……婶婶的好侄儿……喔……婶婶爱死你了……啊……你把婶婶干得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噗滋”、“噗滋”的淫水声,是婶婶肉穴与侄儿宝贝激烈的接触,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交欢的刺激,带来的兴奋激动得呼吸越来越重,压在婶婶的身上,胸膛整个压在婶婶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婶婶的奶子好像要被压扁一般。下面的动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下身依然有力地挺动着,拚命地把宝贝往婶婶的深处挤送。
“快……干我……好侄儿……快乾婶婶……快用力干……”“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伊嗡”、“伊嗡”、“伊嗡”,宝贝干穴腔的声音,肚皮与肚皮互撞的声音,床摇晃的声音,还有淫蕩的叫床声,交织成一部交欢交响曲。
“啊呀……好……爽……啊……好舒服……重一点……快……婶婶……爽死了……对……再深……点……啊呀……好舒服……啊……喔……”婶婶淫蕩地扭动着屁股,把整个肥臀拚命往上挺,完全承受了猛烈的抽插。用力地猛干婶婶,把婶婶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乖侄儿……啊……宝贝又粗……又长……喔……用力的干……噢……对……就是这样……啊……喔……宝贝……啊……快点……快啊……好棒啊……啊……我好喜欢啊……好爽啊……好侄儿……啊……好爽……天啊……爽死了……啊……”紧抱着婶婶的屁股,以最大的力量将宝贝从婶婶穴里插进送出。婶婶的屁股也不断用力向上挺动,迎合侄儿强壮的抽插。
“啊……啊……天啊……我要死了……啊……好舒服……呀……孩子……乖侄儿……亲侄儿……哦……快……快……再快点……哦……啊……用力干……再干……用力插……插得婶婶好舒服喔……婶婶要死了……哦……婶婶要被坏侄儿插死了……啊……啊……婶婶不行了……婶婶要丢了……哦……好侄儿……亲侄儿……快射出来……快射出来给婶婶……哦……啊……我要死了……”
“啊……婶婶…………我也射了……啊…………”大叫一声,用力一顶,将宝贝全根没入婶婶的小穴深处,让龟头顶住的子宫口,全身一抖,滚烫的阳精就全部射进自己的婶婶的子宫里。
小天吻着婶婶的樱唇,长吁了口气道:“婶婶,你好厉害啊。”
婶婶娇羞地道:“还不是你这个小色鬼干的好事?
自从小天和婶婶乱伦之后,婶婶偿到了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后,再也放不开小天,就经常来小天家,和小天偷偷的做爱,享受着身体上的刺激。